我相信,波士頓的球迷在歡慶球季諸多成功的同時,內心並不全是愉悅的。是時間,是經歷,讓波士頓的球迷,讓沒落的貴族顯得蒼老。如果可以,Green 應該在波士頓成才,West 與 Gomes 應該是王朝的最佳副手,Big Al 應該是下一個十年的台柱;季後賽的戰場上,Pierce 所率領的,應該是那一支伴隨波士頓走過谷底的球隊。

這一切或許值得,箇中滋味卻是甜中帶苦。
 
我漸漸明白,經由時間所建立的感情,在無常的現實面前往往不堪一擊。一時的失敗無可避免,改變總是不得不然。面對困境,懷抱樂觀與希望並不困難,難的是如何不被無止盡的失敗循環所吞噬。時間會讓人麻木、讓人失去信心,也讓人忘卻最初的夢想。
 
恭喜擁有偉大歷史的波士頓終於再起,也請原諒我對於你的恭喜,無法完全接受,一如得知老鷹晉級季後賽的消息後,內心的感慨還要多過喜悅;相較之下,在例行賽尾聲,背負著非勝不可之壓力的老鷹出戰綠衫軍時,球員們於比賽前段所展現出的奮鬥精神,與主場 Philips Arena 四年來首次出現的清晰噓聲,還帶給我更多的感動。兩年前,當快艇揚帆衝入同樣睽違九年的季後賽之時,yungkai 那平淡卻感人的字句,自然也是我所寫不出來的。
 
因為我們是用最失敗的方式達成目標。
 
先是敗給溜馬,在對戰比數上屈居劣勢。緊接著,在四年來首次爆滿的 Philips Arena 裡,被綠衫軍的替補控衛 Cassell 所擊敗。如果溜馬沒有敗給山貓,老鷹不會取得晉級的優勢。身為季後賽隊伍中戰績最差的球隊,我們甚至不是靠自己的雙手拿下季後賽門票。對於有完美主義傾向的我來說,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九年的乾旱,真的令人難受。
 
我不敢期望球季結束後,來到發展上十字路口的老鷹,能夠奇蹟似地完成去年波士頓的改造;只期待這群年輕人,縱使費盡千辛萬苦,也要由波士頓手中拿下一場勝利。對比五十年前,球隊費盡千辛萬苦,從塞爾蒂克手中拿下隊史第一座,也是唯一的一座總冠軍,老鷹的歷史何其滄桑。
 
不滿五成的勝率加上季後渾沌的未來,我想老鷹比任何隊伍更迫切需要季後賽的勝利。雖然理性上來看,獲勝的機率並不大。相較於全季皆能按照自己的步調磨合調整的波士頓,Law 與 Zaza 的傷勢讓老鷹的替補陣容顯得格外薄弱。先發陣容的比較上,Marvin 不可能以一對一的方式,有效降低 Pierce 的破壞力;而不論是 Smoove 或 Horford,也都無法獨自對抗 Garnett;由 Ray Gun 所開啟的擋拆,目前也找不出有效的對應方式。要截斷老鷹的進攻,相對而言則簡單的多。除非老鷹的鋒線能夠更有效地執行空切、開後門、拉開空間,以及突襲籃下等移位,否則波士頓將輕易破壞老鷹的內外連結。
 
你說的沒錯,老鷹與塞爾蒂克真的有緣。綠衫軍的第一座總冠軍,正是從老鷹的手中所接過;第一個霸業的核心人物 Russell,也是與老鷹交易而得。遺憾的是,老鷹總是見證歷史,卻罕有創造歷史的時刻。即使不乏強盛的時代,與波士頓相比,卻總是相形見絀。如今,對照沉浸於深厚傳統的塞爾蒂克,幾乎拋棄一切過往的老鷹,身影又顯得如此單薄。只寄望這個系列賽能夠化作成長的種子,有朝一日能在新世代的老鷹成員身上開花結果,讓我們重新找到作為一支傳統球隊所應有的尊嚴與榮耀。
 
文章還未寫完,季後賽第一戰,老鷹便以二十五分之差負於塞爾蒂克,我也還在想辦法找到看完比賽的方式。相信這一部分的討論,即使在系列賽結束後也能繼續。不過到那個時候,塞爾蒂克已經邁開大步往前進,老鷹的時間卻已停留,足夠好好檢視整季的運行軌跡。看著 Garnett 與 Powe 絕妙的配合與全場沸騰的氛圍,我不禁為波士頓主場的球迷感到高興。因為過往的偉大經歷會激發球隊與整座城市不斷向上提升,那是老鷹在失落的九年當中,所喪失的最重要的東西;也或許,那是我們從來就沒有,正等著被創造的東西。
 
最後,也請原諒時間緊迫的我,所寫出不成章法的文字。

全站熱搜

sssfr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