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文章其實是刊載於這個月的 Hoop 雜誌上,題目叫什麼我忘了,不過「灰熊厲害」就是它的本名。就像我很喜歡在文章的開頭下個短標題一樣,隨興的念頭往往是不登大雅之堂的,之所以在這裡扯這麼多,也是因為如此。不過還是表達一個點,個人對於 Gasol 交易的態度,從一開始「小評兩筆交易」到寫這篇文章時,已經有所改變,這也讓我認識到做是欠缺思慮的後果。最後,還請不吝賜教。

一枚狀元籤,結果大不同。
 
談論一筆交易,可以從很多面向切入。可以分析交易的成因,可以預測未來的影響,可以評價球隊的舉措;可以批判老闆海斯利(Michael Heisley)的小氣與總管華勒斯(Chris Wallace)的無能,可以稱讚庫查克(Mitch Kupchak)的堅持與湖人的強運,可以預期聯盟日趨激烈的競爭態勢與隨之而來的變動。當欣喜若狂的湖人與加索吸引所有的鎂光燈,西區列強的連鎖反應成為矚目焦點,本文擬藉由加索(Pau Gasol)降臨天使城這筆交易,從長期的角度透視灰熊移師曼菲斯之後的波折,並與後俠客(Shaquille O’Neal)時代在年輕化路線上掙扎的湖人相對照;順便在灰熊淡出舞台中央之前,以這篇文章紀念那支尚未開展,便走入歷史的隊伍。
 
07年夏天,幸運女神沒有降臨在灰熊隊上。當屆選秀狀元幾乎在NCAA錦標賽結束後便已確定,甚至是在更早之前也說不定。來自俄亥俄州大的七呎長人歐登(Greg Oden),高中時代即名滿全美,被譽為下一個世代的超級中鋒。回顧97年選秀會上,馬刺隊意氣風發地選走鄧肯的那一刻(Tim Duncan),不難想像十一年後,會有多少球隊動歪腦筋爭奪歐登。其中,以22勝60敗、聯盟倒數第一的成績結束06-07年球季的灰熊,在壯烈的歐登追逐戰中居於領先的地位。
 
可那支灰熊好歹是連續三季闖入季後賽的隊伍,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一夕之間崩潰,落得今日這般田地?06 年球季結束,創下隊史季後賽的十二連敗後,當時的總管韋斯特(Jerry West)明白,改變勢在必行。該年選秀會上,火箭出人意料地以第八順位撈到眾所矚目的蓋伊(Rudy Gay),旋即將其打包送到曼菲斯;在一片爭議聲浪中,獲得灰熊長久以來的核心防守人物巴提耶(Shane Battier)。巴提耶的離去標誌著球隊即將擴大的重建規模,而他們的上一個時代還沒有發光發熱,就這麼步入了尾聲。
 
即使隊上的看板人物加索與米勒(Mike Miller)正當全盛時期,一雙老後衛瓊斯(Eddie Jones)與史陶德邁爾(Damon Stoudamire)仍在當打之年,年輕的蓋伊與瓦瑞克(Hakim Warrick)也值得期待,任誰都看得出,過去三年不斷微調的陣容已來到「青黃不接」的時刻。就算加索沒有在世錦賽弄折了左腿,全隊上下沒有為大大小小的傷勢所困擾,就算老將新秀能成功整合,交出還算過得去的成績,改變的步伐不持續,明天依然是灰黯的。
 
怎麼改變?交易是改變,簽約是改變,選秀也是改變。可灰熊當時的團隊薪資仍多達六千五百萬,不僅遠超薪資上限,可用的交易素材也差不多揮霍殆盡;加之以老闆日趨保守的花錢態度,在不做出更大幅度變換陣容與收進長約的前提下,簽約與交易這兩條路顯得困難重重。但當他們回過頭來看當年選秀的第一指名,一勝難求的窘境與種種不如意,似乎都被賦予了意義。這道理站在局外人的立場上來看,並不難理解;可沒有真正身陷其中,自無法體會過程的艱辛。海斯利不堪連年虧損,想賣球隊早已不是新聞,而是曾經成真的事實。06年十月,海斯利一度同意出售球團七成股份給前聯盟球員萊特納(Christian Laettner)和戴維斯(Brian Davis)。兩人曾短暫進駐曼菲斯,三天兩頭跳出來「關心」球隊,掀起陣陣漣漪。不過經營權轉讓終究沒有談攏,欲走還留的海斯利仍然是這支球隊的擁有人。
 
受不了的不只有韋斯特的頂頭上司,王牌加索同樣對那個球季低迷的戰績感到失望,公開要求被交易。在是否交易加索一事上,海斯利表達不反對換回選秀權與薪資空間的態度,擺明了要韋斯特壓低交易期待。面對上下交攻、內外壓迫的局面,韋斯特幾乎是用死拖活賴的方式撐到了球季結束。試想,歐登與加索一旦連上線,肯定是繼海軍上將羅賓森(David Robinson)與鄧肯之後,最強也最年輕的雙塔組合;經過幾年來的微調,灰熊曾經高居聯盟第四的團隊薪資亦將於未來兩季紓解,足夠圍繞雙塔打造一支爭冠的隊伍。縱使撇開球隊競爭力不談,歐登也是聯盟繼詹姆斯(LeBron James)等人之後,預定力捧的新星,隨之而來的商業效益自然也不會少。
 
只可惜,這一切都未能成真。
 
抽中狀元機率最高的灰熊,僅取得首輪第四順位的選秀權。也難怪歷經千辛萬苦的韋斯特如此光火,砲轟選秀制度不公。諷刺的是,對照今日馬刺隊主帥波波維奇(Gregg Popovich)針對加索交易案所發表的「玩笑話」,背後的意涵竟然有異曲同工之妙。針對灰熊將加索送往湖人,換取前選秀狀元布朗(Kwame Brown)、新秀後衛克里坦頓(Javaris Crittenton)、加索胞弟(Marc Gasol)的優先簽約權以及兩枚未來的首輪選秀權,波波維奇以開玩笑的口吻表示,聯盟應該考慮設置交易委員會;如果他擔任其中一員,必會對此交易投下反對票。不論如何,歐登能夠帶來的效應究竟有多大,誰也無法妄下評斷;加索、海斯利與灰熊能否撐過歐登整季報銷的夢靨與另一個低迷的球季,終究是個問號。
 
球隊還是得繼續走下去。收拾起短暫的惆悵情緒,接替韋斯特職務的華勒斯與新教頭伊凡洛尼(Marc Iavaroni)為安撫加索的心情,甚至找來其同鄉兼戰友的納瓦羅(Juan Carlos Navarro),並一反常態同米利契奇(Darko Milicic)簽下一紙為期三年的合約;有鑒於過去總管與教練間用人的齟齬,海斯利亦設法調整雙方的權限,以期溝通運作更為順暢。就著現有的資源拼拼湊湊,居然也端出了一組勉強過得去的陣容,似乎頗有一番新氣象。然而隨著球季的進行,競爭力仍無多大起色時,再也沒有人能抵擋老闆意圖兜售隊伍的壓力。
 
沒有人否認加索是個一流的球員,但對於他究竟能否成為冠軍球隊的核心,人們始終抱持疑問。加索不是一個堅強的內線防守者,也不是能在最後關頭扛起全隊進攻的人物。他需要一個稱職的中鋒分擔低位防守與籃板,米利契奇卻沒有達到要求。當蓋伊趁勢崛起,康利(Mike Conley)的潛力亦獲認同時,加索的下一張合約卻將與兩人未來的換約撞期,產生排擠效應。上述理由皆言之成理,但尚不足以構成非得在這樣的時間點,以及這樣的條件下交易加索的條件。
 
癥結點還是在此時此刻降低薪資,以利經營權轉手。台灣時間二月二日,交易定案的消息一出,聯盟群起譁然,咸認交易內容十足不對等;爽了湖人,苦了其他人。事後,現任總管華勒斯與老闆先後「積極」地透過媒體解釋交易動機,極力否認「出售球隊說」,並「不約而同」地表示自己才是主導者;談到交易時間點時,海斯利「因為湖人可能早一步同公牛交易班.華勒斯(Ben Wallace)」的一席話也令人犯疑,因為湖人早就否決了這項提案。
 
按老闆過去到現在的說法判斷,兩位新秀與兩枚不痛不癢的首輪選秀權只是配菜,布朗這張即將到期的大合約才是主菜,而且是目前所能找到最豐盛的一道。即便如此,今年夏天藉著這張合約,頂多只能省下近一千萬的薪資,不足以讓灰熊在自由球員市場上施展手腳;把目標放在09年夏天的做法固然可以理解,但還是難以解釋,他們為何急著現在就作出不計代價的改變,將具備經驗的成員一個個拋售。畢竟,一支隊伍對於自由球員的吸引力,通常與其競爭力成正比。稍早之前處理老將史陶德邁爾的去留問題時,灰熊所顯露的態度則更加鮮明。無論從身手或合約狀況來看,交易史陶德邁爾都不是件難事,灰熊卻在這個時刻選擇買斷其合約,只求降低實際的團隊薪資。林林總總的事情拼湊起來,似乎都指向降低現階段的實際薪資,以利脫手球隊。
 
灰熊終於徹底邁入漫長的重建期,隊上僅餘米勒與柯林斯(Jason Collins)兩位老球員,改變的步伐則依然持續。後衛位置上,受到擠壓的二年級生洛瑞(Kyle Lowry)已被捲入交易傳聞中。米勒的交易價值雖大,卻不見得是個好選擇。一來年輕人的成長仍需老將帶領;二來交易的目標還是以降低薪資為主。即使擁有極高的選秀順位、眾多天賦驚人的年輕球員與即將空空如也的薪資表單,灰熊的未來依然一片渾沌。他們已經失去了「人和」。今年夏天,加索的離去將為同鄉納瓦羅與胞弟馬克是否落腳曼菲斯投下變數。米利契奇是05年以來唯一與灰熊簽約的自由球員,沒有意外的話,這項紀錄仍會持續一段時間。隨著經營權的轉移,灰熊將走過一段不短的陣痛期,重溫草創時代的心酸。球迷們只好期待華勒斯能協助海斯利平順地移交經營權,伊凡洛尼與幾位碩果僅存的老將能重新凝聚球隊,潛力無限的新人終究能成大器,讓灰熊早日擺脫「選秀、養新人、選秀」的失望循環。
 
當我們回首05年夏天,那支流失一半班底的灰熊,走向谷底的命運似乎早已注定。可剛剛以34勝48敗、十一年來首度被屏除於季後賽門外的難堪成績結束球季的湖人,卻從一支同樣是「青黃不接」的球隊逐步邁向顛峰。那是一段非常不順遂的時光,當湖人應歐尼爾的要求將其送往邁阿密,換來歐頓(Lamar Odom)、巴特勒(Caron Butler)與葛蘭特(Brian Grant)時,即使已拆去三連霸時代最重要的那塊拼圖,教練與球隊皆面臨重大人事變動,他們的著眼點還是現在,並沒有預料到即將被迫走上年輕化的路。當葛蘭特與狄瓦茲(Vlade Divac)先後因傷報銷,團隊整合不如預期,其餘一干蝦兵蟹將則全不濟事,球團才赫然發現隱藏在背後的問題。
 
往後的兩個球季裡,湖人透過簽約與交易的補強始終差強人意。一個明顯的外部限制,來自因失衡而居高不下的團隊薪資,導致他們在自由球員市場的選擇有限。加上庫查克在這方面的眼光與手腕委實不甚高明,找來的外援諸如布朗和雷曼諾維奇(Vladmir Radmanovic)皆未帶給球隊多少正面效益。與此同時,自家經由選秀補進的生力軍羽翼未豐,也不能提供穩定的戰力。面對排山倒海的戰績壓力,庫查克幾次瀕臨潰守邊緣。一度喧囂塵上的基德(Jason Kidd)交易案,據傳因庫查克堅持不放棄年輕的中鋒拜能(Andrew Bynum)而告吹。球隊就這麼搖搖擺擺地度過了三個球季,即使年年進步,卻始終跟不上龐大的戰績壓力。
 
去年夏天,湖人循「不積極運作」的慣例,僅補進前朝老臣費雪(Derek Fisher),取代過去傷透球迷心的亞特金斯(Chucky Atkins)和帕克(Smush Parker),擔任後場總指揮。球隊陣容則大體不變,以原班人馬挑戰這個球季。季前,一般不看好湖人能走得更遠,悶了四個球季的布萊恩亦作如是想;頃刻之間,累積多時的不滿似乎一觸即發,洛城即將出現巨大變化。然而隨著球季開打,人們才漸漸發現,湖人差點親手葬送了球隊光明的前途。讓球隊取得飛躍性進展的不是別人,正是華頓(Luke Walton)、拜能(Andrew Bynum)、法莫(Jordan Farmar)這批年輕球員。
 
重建、培養新人、整合戰力,不過短短兩三年,過程卻備嘗艱辛,數度接近放棄邊緣。以結果檢視庫查克的所作所為,並不能證明過去的他真有長遠的眼光。誠然,如果他們撐不過來,便沒有機會以幾近無償的方式得到加索,但堅持的結果終究只是獲得那機會而已。庫查克萬萬沒有想到,決心重建的灰熊竟然會捨最具賣相的歐頓而就布朗。當初沒有為了基德而放棄拜能,也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賭博。長遠的目標同樣受到外部條件改變的影響,絕非一成不變。幸運女神終究沒有眷顧去年選秀會上的灰熊與塞爾蒂克,也沒有眷顧05年的黃蜂。但黃蜂以首輪第四順位選擇了保羅(Chris Paul),塞爾蒂克也透過交易選秀權,盤來了艾倫(Ray Allen),開啟嶄新的時代。沒有不變的世局與絕對的是非,只有應變的人們與相應的結果。
 
未來幾年,湖人都將是聯盟總冠軍的強力競爭者,灰熊則還要在泥沼中打滾好一陣子。隨著加索交易所引發的一連串震盪,歐尼爾、馬力安(Shawn Marion)、基德以及畢比(Mike Bibby)等舉足輕重的球星相繼轉換跑道。從上個球季的艾佛森(Allen Iverson)轉戰金塊至今,聯盟版圖的重整到此亦告一段落。多少試著圍繞優秀球星建隊的球團都遭受重大挫折,意味著薪資管理的失敗。如果說現行勞資協定(CBA)是造成球隊薪資結構僵化的元兇,那麼在未來的勞資協議中,如何協助球團取得更多處理薪資的彈性,以利維持球隊競爭能力,將是最重要的課題。本版勞資協定預估將於2010或2011年失效,球員們的經紀人已看準這點,讓許多旗下成員保留於此前跳出合約的權力,以期在不確定的時代到來前獲得更穩固的保障。對於總管來說,不僅僅是現在,正確地掌握未來的可能局勢,則將是球隊成功的關鍵。事實上我們也明白,面對聯盟劇烈變動的生態,成功者幾希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ssfrost 的頭像
sssfrost

這個部落格暫時沒有名字

sssfr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leehai
  • 以灰熊這種培育英才,為國舉才,的偉大胸襟,不加入NBDL實在太可惜了. NBDL需要灰熊這種模範生來立下楷模
  • 相信這位兄台對於灰熊是愛之深,責之切,但讓心態正面些或許看球會更有樂趣

    sssfrost 於 2008/03/22 23:16 回覆

  • aacwars
  • @@

    湖人當初的選擇在現在看來都是正確的,但是如果那時做的選擇不是這樣,那麼現在聯盟又會有什麼狀況?這波西區軍備競賽可以說是由湖人和灰熊這筆開始的,看來其餘28隊球團會搶著罵灰熊雜碎不是沒有原因的XD
  • 是啊,以「結果」來看的話。但當初真有幾人能夠料到?

    至於雜碎不雜碎,我是認為能說出個道理的就是好球好步數,規範內無所謂高低。不然哪支球隊沒有雜碎過?比如某隊簽回交易出去又被釋出的球員,根本就是傳說中的「口嫌體正直」。

    sssfrost 於 2008/03/22 23:21 回覆

  • PixnetService
  • PIXNET站方通知

    親愛的會員您好:

   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,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,
    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,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
    上了PIXNET首頁專欄,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
    讀您的好文章。

    若有任何問題,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,謝謝^^
    http://support.pixnet.tw/index.php

    PIXNET痞客邦
  • thx!

    sssfrost 於 2008/03/24 20:57 回覆